錢拾肆_金城十四少

曾向空門學坐禪,如今萬事盡忘筌。眼前名利同春夢,醉裡風情敵少年。

我真的謝謝大家到現在還喜歡天台的《怕》,我爭取下週更新,我一定要完結這個故事(*¯︶¯*)

2018-11-04

我彷彿需要一個催促!
不然我活過來更一下《怕》
我要當一個完結擼主!

2018-03-11

仿佛全世界沒被屏蔽的人就我一個了,清水狗名不虛傳_(:зゝ∠)_

2017-10-19

新梗預告,等旅遊回家寫一篇《保研二三事》,請各位大佬監督

2017-10-04

【修川】千里不留行(三)

《千里不留行》吧,每章当作是单独故事也好,按顺序当作是系列也罢,都不碍阅读。《绣春刀》的时候尚且不知道师弟名字,只能称靳一川,如今《修罗战场》既然解开了千年谜题,那自然是叫丁显的。但我有二次设定,还想写写丁家一门的故事,当然这也是后话。

突然感觉一年不写,再写师兄师弟有种莫名的我不是一条清水狗的感觉,陷入深思_(:зゝ∠)_


丁显将全身浸在热水里,舒展了舒展脖梗子,双手搭在澡桶沿上,说不出的惬意。偌大的澡桶虽是摆在外间,但丁显已然吩咐过,天也已入夜,自是无人打扰他的雅兴。


他生性是爱干净的,但偏偏跟了个邋遢师父,也是天意弄人。师父捡他回去的时候,他尚不足十岁...

2017-08-04

長覺人世不順意,可順意又如何為人世。

2017-06-12

【天台】怕(四十七)

这本来就是个冷西皮,开始还有人看呢,这越往后越没人,也怪我更新不积极,思想有问题。各位大老爷,看到点个赞,起码告诉我一声这圈还有人啊

这章写得不满意,我打算之后在思考改改,先这样

四十六http://bozhushuaibi.lofter.com/post/1ccc9f4a_fe9193c


事件当然是以明台被罚站告终。太阳仿佛只笼罩在他的头顶上,王天风远远看见他的汗珠在反光。王天风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,三点二十不到,明台站了将近八个小时。他的头已经昂得没有开始时候高,背也没有开始时候直,但他的倔强却还在身上。王天风的眼睛现在就长在明台身上,他好像晃了一下,也许两下,王天风突然心软...

2017-06-08
1 / 21

© 錢拾肆_金城十四少 | Powered by LOFTER